春晴暖玥

阿霆生日快乐!

踏雪记
         时光如白驹过隙,不知不觉陵越已接任掌门一年有余,在这期间他严以律己宽厚待人,处理教务一丝不苟事必躬亲,有时山下妖怪横行,他会亲自带领弟子下山除妖,受到了整个天墉城弟子的拥戴,每每遇到他大家都要恭敬的唤"陵掌教"。
        欧阳少恭也跟随他在天墉城呆了一年,日子过得很充实,陵越忙教务的时候,就在一旁翻翻医书,有时研究研究曲谱,现在的日子很舒适,愿得一人心,享一世安闲,再也不用承受那无边的孤寂,对他来说最好不过了。
        陵越每天早上都要给弟子带早课,回房的时候,看见少恭坐在窗前眼神飘忽神情落寞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,连他进门也没察觉。陵越随着他的视线往窗外望,外面大雪纷飞,银装素裹,极目远眺远处的山峦像披着一层厚厚的白纱,另人心情愉悦,但是眼前人一副我很不爽的表情为的哪班“少恭,你有心事?”,少恭的思绪被他打断“哦,没事,你回来了,累了吧坐着歇会,我去给你倒杯水”,陵越看着他憔悴的脸按着他的肩膀在他对面坐了下来“不用了,我陪你坐会吧,是不是觉得闷了,要不咱们一起去后山踏雪赏景,如何?”,少恭看着对面那人一副你的心情我了解的样子,扑哧一声笑出来,挑起好看的眉毛“越,你这大忙人有时间吗?这天墉城上下就数我最清闲吧”,陵越听这人又开始打趣他,撅起了嘴巴,心道自继任掌教以来太委屈少恭了,当即愧疚难当“对不起少恭,这一年我忽略你的感受了,往后我多抽空陪陪你,咱们出去转转,今年的第一场雪呢可别错过了”。说着陵越拉着少恭的手起身,顺手拿起厚的披风给披上,两人手拉手一起去了后山。
        一路上少恭满脸喜色,陵越侧目看他无双的侧脸心里无限满足,正迎上少恭转过来的视线,两人相视一笑“少恭别动”,伸手为他拂去那片调皮的雪花,抚摸着他冻的发红的脸颊“冷吗?”,少恭看着他紧张的神情摇摇头"好不容易陵掌门有时间出来陪我这闲人,我可不能扫兴不是",陵越无奈的靠近他抵着他的额头“你呀”,说着不待他反驳就吻上他的唇,地地道道的深吻,一吻毕,两人都有些燥热“这下不冷了吧”,说完这句陵越撒腿就跑,少恭无奈叹气但也有一丝小窃喜,加快了脚步往后山走去。
        到了后山,少恭看着陵越站在凉亭里仰着头伸出手接着片片雪花,好一副如画的美人图“雪美景美人更美”,陵越扭过头快步走下凉亭抓起地上的雪就向少恭身上撒去“好啊你,竟然笑话我”,两人谁也不让谁的打起了雪仗。
         玩闹了一阵子,两人都累了,少恭将头靠在陵越肩膀上,陵越伸手把他揽进怀里就像抱着一个绝世珍宝般无比满足“少恭,累了吧,我希望你每天都开开心心的”,怀里的身影全身放松的轻叹“越,我知道你的心,你不要有负担,我对现在的日子很满足,有你陪在我身边,我很高兴”,说完这句便扭过头在陵越的脸颊上吻了一口。
      最后陵掌门把少恭背着回了房间,又开始了每天的忙碌,岁月静好。

今天平安夜,陵掌门处理完教务避开夫人特地御剑去山下集市买了几个苹果,期望给少恭一个惊喜,回山时少恭正在院子里坐着,面前摆了一把琴,神情有些落寞。
陵越:少恭,咱们一起吃苹果吧,预示一生平平安安,诸事顺心。
少恭:越,你也相信这个?
陵越: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,我们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,我希望你每天都健康平安。
少恭:你是上天对我最大的恩赐,有了你我终于不再孤单,呆在你身边我好幸福。
陵越:少恭,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。
咱们吃个苹果吧。
于是夫夫两人你一口我一口分着吃了一个苹果,各自心里想着以后两人同心同甘共苦永远相伴。少恭来了兴致,他弹琴陵越舞剑,无端让人感叹岁月静好。
这就是我心里的越恭,希望他们每天都幸福开心平安。

刚开通了博客,先祝福我的家人永远幸福安康,愿我的事业更上一层楼,孩子们健康快乐的成长将来学业有成。